张首晟教授斯坦福迎新晚会致辞:自由的空气在飘扬

 

张首晟教授曾获2011年度“求是杰出科学家奖

张首晟教授是斯坦福大学物理系终身教授,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 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他发现的量子自旋霍尔效应被《科学》杂志评为“全球十大重要科学突破”之一。基于他对拓扑绝缘体和量子自旋霍尔效应的开创性研究,张教授包揽了求是杰出科学家奖、欧洲物理奖、美国物理学会巴克莱奖、狄拉克奖、富兰克林奖等科学界最高奖项,去年也被汤森路透社评为诺贝尔奖得主的有力竞争者。2013年,张教授和谷安佳博士创办了丹华资本,专注于投资斯坦福大学与硅谷的创新公司。

 

以下为张首晟教授2014年9月在斯坦福迎新晚会上的演讲:

今天很高兴来参加斯坦福中国学生会的迎新晚会。同学们今年刚进斯坦福, 而我在校教学己有整整21年了! 既然与小伙伴们聚在一起, 总想多找一些共同点。对了, 21年前我来到斯坦福任教, 正是93年,原来我也能算是个90后呢!

今天看到同学们刚入学的兴奋,也使我想起自己首次入学的那天,至今仍然记忆忧新。那年我作为少年大学生, 考上了复旦大学。入学的那天, 感到一切都那么新鲜, 但最使我好奇的是复旦这校名的由来。那天我才知道校名取自”日月光华, 旦复旦兮” 的美丽诗词。2009年我来到清华大学,成为特聘访问教授。刚走进校园的东门,便醒目地看到清华的校训,取自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的诗句。看来名校的校名与校训往往都取自于古诗的浪漫与哲理。

今天的迎新晚会是精英的会聚。同学们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考上了这所最难进的世界名校。 在正式开学之前, 我想考考在座的新生,斯坦福的校训是什么呢?

 

  

斯坦福大学校徽

 

我们来看看斯坦福的红色校徽,最为醒目的是一棵高大的松树。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体现了教育深远的意义。 圆环上写着斯坦福的全称,Leland Stanford Junior University,建校于1891年。当我们把校徽放大再放大, 便可以看到围绕着松树的一段小字, “Die Luft der Freiheitweht”,这就是斯坦福大学的校训, “自由的空气在飘扬”。

这句名诗出自德国诗人 Ulrich von Hutten。 他是印刷术发明家Johannes Gutenberg 的同乡与同代人。 印刷术的发明,广泛传播了人类的知识,把欧洲带出了黑暗的中世纪。文艺复兴, 宗教改革, 使自由的空气漂扬在整个欧洲大陆。同学们还是会感到好奇,为什么一所美国著名大学,却用德语的诗句定为校训? 今天美国的大学大约可以分为两类,研究型的大学 Research University与纯教育型的大学 Liberal Arts College。

Stanford、Harvard、 MIT、 Princeton等名校都是研究型大学。将教育与研究紧密结合是德国著名教育家William von Humboldt首先提出的办学原则。斯坦福大学成立时,今天的世界名挍当时还默默无名,当时的世界名校都在德国。斯坦福的首任校长推崇德式的办学精神,为了给师生创造自由探索的校风,便将这句不朽的德语诗词定为斯坦福校训。短短的百年之后,也正是这自由与创意的校风,使Stanford成为举世瞩目的世界名校,创造了人类教育史上的奇迹!

什么才是真正斯坦福的空气?同学们刚离开家乡,漂洋过海来到斯坦福,可能第一反应会说这可是不含pm2.5的空气!的确,Stanford的空气含着一种天真的自由。要理解这点,我们可以先去看一个Stanford的幼儿园,就在我们今天聚会会所的隔壁,名叫Bing Nursery School。走进那所幼儿园,仿佛步入了伊甸园。那里的孩子没有任何课程表,在园子里无忧无虑地尽情玩耍。老师与学生的比率高达1:3—1:2左右。有的老师在园里画图,有的在玩魔方,有的在讲童话故事,有的在拼几何图形。孩子们玩累了,便会产生了好奇心,有些聚在老师旁边听故事,有些开始学画画,这种好奇心驱动的学习方式,是自由选择的空气在校园里飘扬。Stanford大学本科教育的方式,也学习了Bing School幼儿教育的成功经验,引进了Freshman Introductory Seminar。资深的教授为大学一年级的本科生开课,学生人数限于18人以下。老师们开一些趣味性的课程,激发学生们的好奇心,有“摄影中的物理学”,有“分子美食学”,有“进化论与谈恋爱”,也有“古罗马时代的建筑”。同学们在国内比较灌输型的教育体制下学习,专业知识非常扎实,但缺少由好奇心驱动的学习,有些同学还没有发现自己真正的兴趣,纯真的热情。今天来到了Stanford,我劝大家尽情地呼吸这里选择自由的空气,多选几门与自己专业无关的课程, 开阔视野,找回童年时代的好奇, 找到你自己的火花,自己的灵感。

Stanford自由的空气也充分地体现在老师们研究方向选择的自由。大学的科研,需要政府的支持,但有时政府制定的科研计划,往往偏于功利主义,目光短浅,急于求成。由于Stanford是私立学校,能充分利用捐赠基金,给老师们的科研提供自由的气氛,能让他们的好奇心来决定他们的科研方向。我刚来到Stanford时,曾向多个政府科研机构申请研究经费,都被拒绝了。但Stanford在审批我终身教授的职位时,却毫不考虑到我没有一分科研经费的失败,并破格地在一年后将我提升为终身教授。这一点在公立大学是很少能做到的。目光长远, 才能真正创造自由的空气,这也是美国私立大学能够远超公立大学的原因。

同学们今天来到Stanford,能够有机会肩并肩地在大师们身边学习与工作,从他们身上到底要学什么?科学的真理是客观的,但求知的过程却往往是主观的。大师们往往是因求美而得知的!Einstein正是因为坚信宇宙的美妙,才找到了永恒的真理。Harvard大学的校训只有一个字,拉丁文“Veritas”,指的是真理。科学的客观真理,往往从书本上也能学到,而大师们的品味与风格,审美与选择,却只能在大师身边学习工作才能悟到。真善美的结合,我认为才是教育的最高理念。一些专业知识可能被遗忘,被取代。 但求知的激情,品味与风格却能伴随你一生!

上世纪三十年代,Stanford大学还默默无名,美国经济也正在大萧条。 Stanford工学院长Fred Terman看两位杰出的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便写了一张5千美元的支票,鼓励他们创业。今天他们的公司是举世闻名的HP公司。长江后浪推前浪,相继涌出了Sun, Cisco, Yahoo, Google, VMware这些杰出的公司,都是由Stanford的师生们创办的。如果把Stanford创办的高科技公司组合起来,成为一个独立经济体,它的GDP占全球第十位左右。这惊人的数字是自由空气创造的奇迹。

19世纪末,William von Humboldt提出了科研与教学相结合的教育理念,今天,世界顶级的大学都是Research University。而Fred Terman在Stanford建立的是教育,科研,创业“三位一体”的办学模式,是Humboldt精神的发扬光大。科研把投入的财富转化为知识,创业又把知识转化为更大的财富,成功的师生们又将财富捐赠给学校的教育,在这自由空气的推动下,这雪球便越滚越大。同学们今天来到Stanford,是世界唯一能真正体验这“三位一体”的大学。大家可以去修一门讲创业的课程,去一家创业公司或投资公司实习,甚至可以与志同道合的同学合办一家创业公司,说不定下一个奇迹就在你们中间发生!

在美国独立战争最艰难的时刻,美国总统John Adams曾给夫人写信说,“我必须学习政治与战争,为了使我的儿子能学习数学与科学,为了他的儿子能学习艺术与文化。”今天与同学们在一起,我真正感到90后是中国历史上得天独厚的一代。你们父辈的辛劳,已创造了丰富的物质文明,才使你们这一代能无忧无虑地生活,真正做最自由的选择,追求自己的兴趣与梦想。回顾历史,科学与文化的蓬勃发展, 往往是紧跟着经济的飞速成长而产生的。Adams的第二句话重要,第三句话也重要,科学技术的发展,创造了物质文明,有时也带来了精神的空虚,有了艺术与文化,我们的生活才丰富多彩。每当我科研迷失方向的时候,常常散步到Stanford的艺术博物馆,那里有我最喜爱的Rodin雕塑,“思想家”。他的沉思给了我独立思考的信心,他的期待,仿佛看到了灵感女神的微笑!好多次散步回来的路上我便茅塞顿开了!科学与艺术的结合,真是神奇。 同学们既然来到了Stanford,也不妨试试!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Die Luft der Freiheitweht”,今天欢迎大家来到Stanford这美丽的校园,愿大家能在这自由的空气中成长,真正找到自己的激情与梦想。以自强不息的情怀,点燃与日月同辉的文明之光!

 

附注:

张首晟教授曾获2011年度“求是杰出科学家奖”

Copyright © 2013 Qiu Shi Science and Technologies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31號陸海通大廈1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