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基金会顾问杨振宁教授发表闭幕演讲

 

 

各位贵宾,首先让我祝贺今天得奖的各位科学家,我知道得到这个求是奖的这件事情是你们一生里头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方才许校长跟查主席还有后来几位都曾经提到过求是基金会早年的历史,我因为从最开始就参加了求是基金会,所以我想我可以讲几个故事作为补充吧。

查济民老先生在1990年初是中国当时在改革开放以后最困难的时候,他决定要捐助巨资来帮助中国的科学技术的发展,他最早接触的学术科学界的人才,因为他长期住在湾区,所以他跟伯克利、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都非常熟识,所以他最早接触的就是伯克利的陈省身教授和李远哲教授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简悦威教授。陈省身教授是我的老师,我跟他很熟悉,所以我参加求是基金会的顾问团体就是陈省身先生向查济民老先生推荐的。刚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开会先讨论用什么方法可以帮助中国科技的发展,那时候查老先生跟他的家族跟我们几位顾问都一致认为第一件事情我们应该做的是先给几个对于中国的国防事业有巨大贡献的,所以头一年跟第二年主要的得奖人都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中国的科技事业能够提升中国在国际地位到今天的地位有巨大贡献的人。头一年的发奖不是在一个学校里面,是在钓鱼台。我猜想也是因为中国政府对于求是基金会的设立以及求是基金会发奖这件事情当时就非常支持。90年代的时候查老先生非常之忙,因为大家知道为了香港回归有一个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查济民先生是起草委员会最重要的成员之一,而且做了非常关键的贡献,也因为这个所以在香港特区政府成立以后,第一次发的大紫荆奖章查先生就是两位其中之一。我因为通过基金会的讨论以及基金会这些发奖的经过,所以看出来查先生是一个少有的领导人才。他不动声色,可是处理了很多事情。我记得很清楚,我就跟我的一些朋友讲,说是要用什么形容词来描写查老先生做事情的办法呢,我说是指挥若定。他是不动声色的就把很多重要的事情处理了。

到了二零零几年的时候查先生身体不好了,他最后的那一两年我看见他了好几次,除了基金会以外,我还到他家里去跟他谈过,我知道他当时最关心的事情是中国的发展,中国科技发展,当然也是求是基金会未来的发展。求是基金会到现在23年了,我是从头到尾都是参加,这些发奖典礼唯一的一次没有参加的,剩下的每一次都参加了。所以我亲身可以体会到求是基金会自己二十几年发展的经过,当然我深深体会到这个经过所反映的是中国自己的科技发展,是中国年轻的人在国际科技领域里面现在所渐渐达到的地位。今天比如说是到复旦大学来这个会场音响设备,投射设备,比起二十多年前在清华,在北大,在浙大,那是完全没法比的,这所反映的我知道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而我知道查老先生如果看见了这进步的话,也一定非常高兴。谢谢。

Copyright © 2013 Qiu Shi Science and Technologies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31號陸海通大廈1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