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启德教授介绍2017年度求是杰出科技成就集体水稻分子遗传学团队工作

 

 

尊敬的各位嘉宾,亲爱的老师们、同学们,基金会让我这个学医的来介绍水稻分子遗传的研究成果,实在有点儿勉为其难。不过我们的评审顾问组评审团队里面还真的没有农学的,所以只能请我来滥竽充数,我也曾经努力过,像刚才孙家栋教授和施一公先生这样来详细的介绍他们的成果。我努力了,但是我失败了。最后我的决是请看大屏幕。

好在刚才的大屏幕做了非常好的详述,我庆幸我作的决定,如果我来介绍的话,一定没有刚才的大屏幕那么清楚,但是我要谈一些自己的体会。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不由的让我想起90年代后期我们国家的杨焕明院士团队参与到人类基因组计划当中,我们只承担1%这样的任务。但是那个时候的艰巨,我想我们是连鞋都没顾得穿上就往前追呀。短短的十几年过去,我们刚才讲的水稻分子遗传的团队已经开始娴熟的应用基因组的研究方法和我们植物的遗传,农业遗传的性状和我们的育种的技术能够从基础研究到技术的建立,一直到应用,到我们优质高质高产的水稻的培育成功,到成功的推广。我想这十几年走过的历程,真正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三会上面提出的我们中国科技从追赶到并跑,在某些领域领跑这样一个过程。感谢我们水稻分子遗传的团队全面的最生动的阐释了这样一个过程,也体现了我们国家科技上面的重大成就和美好的前景,这是我要讲的第一点体会。

第二点体会就是关于科学研究上的团结、协作问题,有人讲我们中国文化强调君子和而不同,我们是讲中庸的,传统文化让我们是能够容易团结协作的。但是也有人说我们缺乏了工业化的过程,我们是小农经济。所以农民是最不容易团结的,我们缺乏合作的传统。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流传着中国留学生,外国人说一个中国人很厉害,两个中国人不可怕,三个中国人没问题了,不容易团结。到底谁说得对呢?我想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但是我们中国的科技界肯定是有一批优秀的人士是能够在共同的目标下面团结起来做事情的。我们水稻分子遗传学研究的团队就是最好的榜样,他们来自于三个研究团队,各自在自己领先擅长的优势的方面能够在一个水稻分子遗传的研究技术的建立以及品种的选择上面能够这么好的团结协作,做出这样的成果,也让我们中国的科学家以及我们国家政府在组织大项目的时候增加信心。也让我们中国科学家能够团结协作攻关,能够得到更大、更快的进步。

最后我要讲的体会是关于学科交叉,刚才无论是陈十一教授,还是谢晓亮教授,他们的成果都是学科交叉的结果,都是不安分的在自己学科领域里面做事的结果。李家洋、韩斌、钱前三位学者他们虽然都是水稻领域的农业科学的研究者,但是实际上他们还是有各自的领域的。他们擅长学科交叉可能近了一点,但我要说他们的研究解决了一个学科交叉的,哪怕不是非常显著的,他们的结果用来证明水稻到底是最早什么时候在我们中国人工栽培的,在什么流域,以前我们都说江南,包括我们考古的很多研究,现在他们的研究是在珠江三角洲,凭什么?是科技考古,根据他们的研究成果来得出考古学的成果,我想这是一个很大的交叉。我要是畅想一下的话,反过来如果用分子遗传学的成果,如果把我们考古七八千年历代所得到的栽培水稻的样本,再结合七千多年来气候的变化,土壤的变化,乃至于社会组织的变化,如果用这样大的数据放在一起的时候,大概会对水稻遗传学,它的分子遗传的规律可能会反过来得到更大的成果。所以我想我们要有更大的跨度,刚才我记得谢晓亮教授的成果里面讲,让数学、物理、化学的人都来搞生物,让生物的人都把它应用到医学成果上面。我想这是我们中国科学技术跟其他国家一样人类在科学技术发展当中,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原来定的学科是那个阶段自然形成的。我们发展到这个阶段,我们应该突破原有学科的框架,科学科学这个中文翻译非常不好,我们不要把一科把我们的学给完全束缚起来,我们真要不安分,要去交叉、融合,这样我们中国的科学技术才能跟世界的科学技术一样,能够以更快的速度发展。

我也借此机会感谢求是基金会卓越的工作,在我们中国把最好的科学技术能够评出来,作为典范。也使我们的社会树立更好的科学文化和培育更好的科学的土壤,我相信我们中国的科学技术一定能够取得更快的发展。谢谢大家!

Copyright © 2013 Qiu Shi Science and Technologies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31號陸海通大廈1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