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少年壮志不言愁


 

        2006年5月,是施一公命运的拐点。这位世界著名结构生物学家、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最年轻的正教授,决定放弃普林斯顿大学正值巅峰期蒸蒸日上的事业,回归母校清华大学。

        施一公本科时的系主任赵南明教授说:“为他个人的发展考虑,我们曾建议他再奋斗几年,争取拿到美国科学院院士再回来,但施一公说:希望能在自己最有创造力的年龄回来为祖国、为清华做些贡献。”

 

“最出色的学生”

 

          施一公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受家庭熏陶,从小聪颖过人的施一公对数学和物理具有浓厚兴趣。1985年高中毕业时,学习成绩优异的施一公同时收到了清华、北大等几所重点大学的保送邀请。精彩的人生之路在他面前展开,等待他的选择。在那个年代,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而生命科学是什么,施一公甚至一无所知。当听到清华大学老师讲解生命科学的意义,讲到“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时,他为之吸引。于是,痴迷数学的施一公走进了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命运让他与生命科学的殿堂结缘。

        1989年,施一公以年级第一名的成绩提前一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在出色完成生物系课程的同时,他还以优良成绩修完了数学系双学士学位要求的所有课程。在教授们的记忆里,施一公不但学习成绩优异,而且全面发展,是清华大学田径队的主力队员,曾经创造了当时学校万米竞走的最好成绩。“1万米竞走要绕操场走25圈,每走一圈都要打一次铃,提醒你必须坚持走。这不仅仅是一个体育项目,也是意志品质的磨练,这种磨练让我在以后的学习生活工作中受益无穷。”施一公说。

         1990年,施一公赴美深造,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攻读生物物理学博士学位。在国内一直保持“第一”的施一公,很快适应了新环境,并在学科上展示了能力与潜力。有一次,系主任兼实验室导师自认为发现了一个生物物理学中重大理论突破,激动地向学生们演示,施一公当场敏锐地指出导师在某个演算中的漏误。导师由此对他刮目相看。毕业时,导师破例公开宣布:“施一公是我最出色的学生”。

 

竞相争夺的领军人物

 

         1995年,施一公获博士学位,次年到纽约史隆-凯特林癌症研究中心结构生物学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1997年4月,他还未完成博士后研究课题,就被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聘为助理教授。

         1998年2月,施一公正式就任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助理教授。一进学校,普林斯顿大学就给他提供了面积200平方米的实验室和近50万美元的启动基金。良好的科研条件和机制为施一公提供了施展才华的空间。施一公决定选择癌症为主攻方向,他研究的课题是:细胞凋亡和癌症发生的分子机理。

           致癌原因一直是全球科学家致力研究的目标之一,而细胞凋亡通路的破坏与癌变有密切的关系。2003年7月,由于对破解这一生命科学之谜做出的杰出贡献,施一公获得国际蛋白质学会(The Protein Society)颁发的“鄂文西格青年研究家奖”(Irving Sigal Young Investigator Award),成为这项奖项成立以来首位获奖的华裔生命科学研究学者。当时施一公刚刚36岁。很多该奖获得者如今已是美国科学院院士。

        施一公的卓越学术才能得到了充分认可。2001年,仅用3年的时间,他就获得了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职,而一般申请终身教职需要6年;2003年,他又被聘为正教授,成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历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和正教授;2007年,他被授予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短短9年,他就获得了普林斯顿大学最高级别的教授职位。

        在这样一个前沿领域,领军人物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年轻且学术造诣深厚的施一公,成为许多顶尖级大学争相竞聘的对象。2000年以来,哈佛、MIT、约翰·霍普金斯、杜克、密歇根等10多所美国顶尖级大学都向施一公抛出了“橄榄枝”。随着他进入学术发展的上升期,普林斯顿为他提供了越来越优厚的条件:实验室的面积是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40多位正教授中最大的,他的科研基金也是系里最高的,除学校给予的稳定资金支持外,他还申请了多项美国国家基金,美国一些大公司也以合作形式支持他的科研。在施一公回国前,仅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5个独立科研基金经费就可以支持他的实验室到2012年,如果他愿意在普林斯顿大学保持半职,还可以获得美国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院(HHMI)五年共计1000万美元的经费支持……施一公用自己出色的成就证明,他是21世纪生命科学响当当的领军人物之一。

        事业的成功也为他带来了优越幸福的家庭生活。在普林斯顿,学校资助他购买了500平米的独栋别墅。一对龙凤胎儿女享受着美国快乐的幼儿园教育……

        然而,41岁的施一公还是做出了一个让人惊讶、敬佩、甚至不解的决定:放弃这一切,回到祖国,全职回到母校清华大学任教。

 

归国回校:“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

 

        上世纪八十年代,施一公还在清华读本科,每天下午四点半校园里会准时响起“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广播,令他十分振奋。20多年来,这句口号常常在他心中萦绕,“总有一天,我会回中国”。他不止一次地说。

         2006年5月,施一公回国参加了中国生物物理学年会。期间,时任清华校党委书记的陈希找到他说,清华急需人才,尤其是医学院和生物系,问他是否可以全职回清华工作。第二天,他就答应陈希:可以全职回清华工作。

        2006年6月开始,施一公逐步交接了普林斯顿大学实验室的项目,谢绝了普林斯顿大学对他的多次挽留,同时把主要精力放在筹建清华大学结构生物学研究中心上。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吸引海外高层次人才关注清华,加盟清华。2007年3月,他在清华大学的实验室正式开始第一个实验。

        “对于我回国的决定,许多人感到困惑,但真正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这绝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我的童年是在河南中部农村度过的,周围都是贫穷朴实的农民,他们对文革中下放农村的我们一家格外照顾;我懂事后总想要回报这些父老乡亲。但我觉得,最好的回报就是尽自己的最大力量使国家更加富强。国家强盛了,人民才能更富裕安康。”

        正是这种深深的爱国情感,使身在海外的施一公时刻心系祖国,关注祖国的发展。施一公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生,如今为清华大学教授的颜宁清楚地记得,在普林斯顿第一次与施一公见面时,他就说:“出国后会更加爱国。”在施一公看来,“爱国是最朴素的感情,有谁会不爱自己的母亲呢?”

        “回到祖国,内心的认同感会很强。”施一公总是这样强调。“中国的科技和教育体制、中国大学的科研和教学,相对于美国的一流大学还有相当距离,中国正在为之努力。我会发自内心地为清华、为中国科技和教育体制的进步发展尽力。我对祖国充满信心。”

         率直、生性乐观的施一公对回国所遇的困难也坦然面对。每次回国他的咽炎至少要一个月才能恢复。在普林斯顿,他可以直接在超净台面上做实验,而在清华,他必须建立专门的细胞间。在清华实验室他从不允许开窗,否则稍有污染,实验就可能前功尽弃。而种种困难都丝毫影响不了他回到祖国的兴奋与激情。他还经常引用他最喜欢的歌来鼓励学生,那就是《少年壮志不言愁》。

         还在海外时,施一公就与蒲慕明、王晓东、饶毅等知名科学家一起,为中国的科研体制改革建言献策,关注中国一流大学的建设发展。回到清华工作后,他相信自己能在清华大学建立一个世界一流的结构生物学中心,能够吸引一批有能力有想法的年轻人,去挑战结构生物学领域具有重大科学意义及应用价值的课题,做出在世界上有影响的工作。

         施一公还非常重视教书育人。他经常与国内一些大学生座谈,当他发现有些大学生只顾及眼前利益,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历史责任时,便开导说:“人活一口气。年轻人代表中国的未来,一定要有理想,有做大事的胆魄和敬业态度。”

        他相信,中国会有一批为理想奋斗的人。如今,施一公培养的博士生和博士后已有不少人成为知名教授和学者。“再过二三十年后,当我在清华退休时,看到自己的学生们成为理想远大、影响社会甚至影响世界的人,那将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施一公说。

 

施一公效应:“他是海外华人归国的典范”

 

        在海外华人生物界,施一公是一位颇具影响力的人物。被誉为“海外华人的骄傲”。国际知名神经科学家鲁白这样评价说:施一公在国际学术界的水平和地位可以和当年的华罗庚、张香桐相提并论,是一个领军人物。

        “领军人物除了具有相当的学术成就和国际地位之外,还需具备几项重要素质:第一,能够高瞻远瞩,在学术和科育发展方向上具有远见卓识;第二,有胆识和勇气去做一些开创性工作;第三,具有个人魅力,在群体和社团中有号召力。施一公具备这三个条件。”鲁白如是说。

         75岁的分子生物物理学家梁栋材院士谈到施一公时说:他是当前我国结构生物学优秀的中青年“帅才”之一。

        正由于施一公在海外的科研地位和影响力,他的回国,超越了他的个人行为,在海外华人学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有人称他归国的意义不亚于当年的钱学森、郭永怀。

         鲁白说:“施一公全职回清华工作,是海外华人归国的典范和榜样”。“同时也让人看到,中国的崛起和发展,使之有能力延揽像施一公这样的国际重量级人物回国服务。随着中国引进海外高层次科学人才的力度加大,国际科学界的整体形势会发生变化,美国对中国的看法和态度也会有所改变。”

         “领军人物对于当代和历史的作用都是不可估量的。”鲁白强调。

 

施一公归国,引起美国媒体关注

 

         施一公回国在美国引起了不小的震动。2010年1月6日,《纽约时报》以《逆势而上,中国吸引海外科学家归国》为题,以施一公等中国海归科学家为例,分析了中国发展科学的努力。文章说:“施一公博士,这位在美国居住了18年的已加入美国籍的公民,宣布自己为了追寻科学事业要返回中国。他拒绝了1000万美元资助,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国担任了清华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

          “他是我们的明星,我觉得他完全疯了。”普林斯顿大学物理学教授罗伯特•奥斯汀谈到施一公回国时(Robert H. Austin)说。1月12日,纽约时报再次发文《如何阻止美国的科学人才流失》,文章说:施一公 — 一个得到很好资助的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科学家,他正在成为将亚裔和其他外国裔(foreign-born)生命科学家推出美国的重要力量。事实正是如此。回国两年多来,在施一公带领下的清华生命科学与医学学科已先后从海外引进人才近20人,“我们已经能够在与美国大学的人才竞争中胜出了,十七八个新实验室的创立和加盟,使我们的科研实力几乎翻了一番”。施一公说。

         2009年岁末,拟作为特邀报告人赴美国圣地亚哥出席华人生物学家大会的施一公,因故无法出席。他将一封“致华人生物学家协会”的长信发给了协会成员王小凡和利民,信末写道:“最好的支持是以你们在美国坚守的职业道德标准为中国服务。”

 

施一公在清华的“现在时”

 

         “在美国和中国做同样的事,在清华会更踏实。回到清华后,我每天早上都很激动,又是新的充实的一天,又可以做很多事情。当你很有理想、心情愉快的时候,觉得特别有劲。”施一公说。

         每天早上不到8点就来到办公室,晚上12点以后离开,几乎每天工作都在16个小时以上。他的学生张旭说,只要施老师在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总是会为大家留着一个缝,大家可以随时进去,他会放下手中的一切,与大家讨论任何问题。而只要他有空,也会随时来到实验室,指导学生实验,从国际前沿的课题思路,到实验如何设计,到一个溶剂的配制……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科已进入一个稳定、成熟、快速发展的新时期。就我个人研究来说,我在清华所进行的研究,无论质量与数量均超过了此前在普林斯顿鼎盛时期的水平,未来两三年,我们一定会有更多更重要的成果脱颖而出。”施一公满怀信心地说。辛勤的工作在很短的时间内结出了累累硕果,仅2009年,施一公在清华的实验室就在国际重要学术期刊发表论文近十篇,其中在世界公认顶尖学术期刊《自然》、《科学》、《细胞》各一篇。而2010年伊始他们实验室又有一篇研究论文发表于《自然》,另外一篇论文也收到了《细胞》的接收函。

         现在,身兼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和医学院常务副院长的施一公更加忙碌。除了自身的科研,施一公还花费了不少时间“招兵买马”。2008—2009年间,在面试了60多位教授、副教授候选人后,22位充满活力并极具学术能力的科研者加入了清华团队。未来5—10年,清华计划在生物医学科学领域聘请110至130位独立实验室负责人。谈及此,施一公充满豪情。

         “有了好的人才,就要为人才建设好的学术环境。”施一公说。

         为此,他在生命科学学院进行了人事制度改革:理顺院系行政领导的权责,减少学院领导在行政事务上的重复劳作,建立与国际接轨的教授终身制评价体系,采用终身教职系列、实验教学系列、科研系列、教育职员系列,不受其他制度制约。“改革方案已提交学校领导,过了这个坎儿,学院的科研建设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产生连锁反应。”施一公说。

         与此同时,教学改革也在同步进行。除了为本科生减免学分,加强学生自主性,还在教育部支持下,整合北大和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的资源,创建联合性的研究生项目。近百位参与该项目的教授,将选择自己擅长的研究领域进行模块教学。

         对于更长远的目标,施一公毫不讳言:“今后10年内,每年都会有一批具有重大国际影响的科研成就问世,每两三年清华就会产生在科学史上具一定地位的科学成就。清华生命科学学院,正在创建一套适合人才发展的管理模式,这个软机制尝试成功,还将在中国多所大学和科研机构复制。”

         施一公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着。他希望用实际成果证明,他在祖国,在母校清华,一定能做出世界一流的发现。

         他的科学事业在中国、在母校清华全方位发展前进。

         现在,在学校的操场上,经常会出现施一公长跑的身影,他正在用全部身心去实践自己的理想和诺言: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

 

文章来源:《留学生》2010-03-04     作者  顾淑霞  周襄楠

Copyright © 2013 Qiu Shi Science and Technologies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31號陸海通大廈1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