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省身九六年二月一日致查济民


 

济民兄:

 

       读与振宁、光召通信,深感兴趣。求是基金的政策,深在念中,愿陈拙见,希大家指教。

       我想中国科学最大的需要,是培养年青的科学家。此事需要时间,而国内待遇太低,是最大的障碍。我一向觉得,诺贝尔奖把科学戏剧化,对於科学的进步,并无实际的贡献,数学科没有诺贝尔奖是数学界的幸事。

       因为诺奖,热心科学的实业家,提倡科学,就要发奖,在中国的情形,几年下来,便有马空之感。

       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杰出青年奖是符合中国的需要的。我们应将此奖充实完备,作为求是基金的主要活动,详可待夏间讨论。

       美国的基金会很多,有一个SLOAN基金会(SLOAN曾任General Motor总经理),很有名,他专门补助青年的科学家,我们似可考虑仝SLOAN看齐。

       中国科学的发展还要政府出更多的钱,基金会只能做一点适时的帮助。我们今年的会,是否仍定May 25、26召开?

       祝春节多乐。 大嫂均此。

 

                                                                                               省身 1996.2.1

Copyright © 2013 Qiu Shi Science and Technologies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31號陸海通大廈1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