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度求是奖Panel Discussion

Loading the player...

为科学而科学:基础研究的意义、价值和环境

 

参与人:曹雪涛、何大一、蒲慕明、饶毅、施一公、王晓东、薛其坤、杨学明、张泽

主持人:杨玉良

 

以下是讨论会的精彩语录

 

杨玉良:科学与技术应分开;科学是一个求真的过程;科学必须是学术独立思想自由,必须用奖励、求真的方式进行

 

施一公:科学不可以被计划,细节化规定。1.基础研究非常薄弱,作为训练人的方式,基础研究对于一个国家的科技发展是必需,更是一种生活方式。2.大学阶段的学习应该“学不以致用”,摆脱应试教育的弊病,任何的预测其实都归于“无用”;3.上大学并不是为了就业。

 

杨玉良:这与复旦“自由而无用的灵魂”相配。

 

蒲慕明:中国未来的科学发展如何站到更高的层面?基础研究成就不足的原因,是胆识不足——或是环境对于胆识的影响。胆识与成就是呈正比的,很大程度上,洞察力并非最重要,而是胆识、探索的勇气成为成就达成的关键因素。

其次,我要提到题目中的另一个词:环境。有人说,基础研究必须有一个宽松的环境,而我并不完全赞同。环境应有相对的困境激发创造力,例如经费、竞争、问题的困境等等。

 

杨玉良:也就是说,环境中张力与困境存在的必要性。

 

饶毅:我们选择课题与选择人是有相关性的。在课题进行过程中,应当容忍科学体系内不同类型人员的存在,而让更多人得到合适的发挥使用。

 

王晓东:我想谈谈对于“标准”的看法。满足好奇心不仅仅有参与科研的方式,而是多种多样,那么做科学,便需要一个相对的“标准”。

因此,类比而言,我们对科学的行为所做出的标准,尤其是在功利性的社会之中,还是应当国际化。

另一方面,我们对于科学的判断在国际化之余,其实也是挺残酷的。科学的标准便是黑白是非一类的清晰化,否则会出现很多的问题。然而,科学家同样是社会人,这样的矛盾应当如何处理?

 

杨学明:科学研究至今,其实有很多的困惑。我进行的是物理化学方面的基础研究,常常会有质疑,这样的研究是否真的有意义?而多年来的感受便是,基础研究从事者需要有一颗”坚强“的心。基础研究的重要性已被世界证实,而中国要做的便是超越这一点。

 

杨玉良:用一句中国古话可以解释,”无用之用,方为大用。“最基础的,往往是最有用的。

 

曹雪涛:能够做出世界级成果的,尤其是在中国本土环境中的学者其实很少。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还是缺乏科学的培养与积淀。对于青年学者————创新的主力军们,我们并未对其提供足够的优势化技术体系支持,更缺乏科研文化的培育,这便是科学积淀方面的薄弱。

其次,现阶段也急需对于科研文化的弘扬。科研文化对于科研精神能够有所诠释,而由此,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也能够避免很多问题。

 

张泽:“传承”二字在如今遇到了很大的挑战。功利并不是彻底的错误,但在路长积淀薄弱的情况下,还是应当避免心浮气躁。

 

杨玉良:有人说,基础研究是什么?基础研究就像是一个火车时刻表,有了它,便能够为科学研究提供参考的判断标准。

Copyright © 2013 Qiu Shi Science and Technologies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31號陸海通大廈12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