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求是沙龙---什么是好的科学

 

美国社会学家默顿认为,科学共同体的任务是建立和发展科学家之间那种为获得可靠知识而必须的最佳关系。他提出科学共同体的准则即规范是:普遍性、公有性、大公无私和有根据的怀疑态度。建立“求是之家”的目的之一,就是在中国推动科学共同体的形成。继2012年三月份举行了首次求是之家聚谈会,以及今年四月份在杭州的西子湖畔举行了第二次求是沙龙之后,求是之家又于2013年9月28日在清华大学举行了第三次沙龙。
 
本次沙龙讨论的题目是“什么是好的科学”。 求是奖历年获得者以及本年度求是杰出科学家奖获得者和杰出青年学者奖获得者将近70余人参加了本次沙龙,沙龙由基金会顾问、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主持。
 
\
本次沙龙由基金会顾问施一公教授(中)主次,左起:金立佐博士、何大一教授
 
求是杰出青年学者奖1995年获得者及求是杰出科学家奖2008年获得者、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首先谈了自己的见解。他认为,科学具有真理性,具备逻辑上的概念,热爱科学的人就是热爱真理。因此,好的科学首先必须具有真理性,好的科学研究必须具有严密的论证,展现其逻辑论证的内在力量所体现出的美感。其次,由于真理都是简洁的,所以好的科学一定表现出简洁之美,任何冗余的内容都会破坏一个研究结果的美感。另外,真理自有其形式之美,但形式美只是真理内容美的体现,而决不能成为真理的包装。杨校长强调,过于追求形式美是一个需要科学家们非常小心注意的问题,好的科学研究不能过分强调形式美,也不能追求所谓时髦甚至是商业炒作。
 
\
杨玉良教授(右)发言,图左:陆亚林教授
 
关于如何做出好的科学,杨校长认为必须提高对科学的鉴赏力,只有首先感受到科学之美,才有鉴赏的能力,才能产生投身于科学研究的内在动力。第二,科学家必须在整个人类知识框架中,清楚把握自身的学科及其研究领域所处的位置与地位。最后,科学家必须拥有完整的人格,而不仅仅是一部从事科学研究的机器,这样才有能力体会科学中的美。杨校长建议,科学家们应该安静下来,认真感受人类已经创造的知识体系当中美的内涵,在体验之中培养鉴赏能力,才能选择真正好的科学。
   
求是杰出青年学者奖1999年获得者、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侯建国则从好的科学工具和好的科学问题二者之间的关系,作为实验物理学家,侯校长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了一个好的科学应该是好的科学工具的发明和好的科学问题的发现的结合,二者相得益彰。作为好的科学工具的发明,需要的是一种兴趣、一种契而不舍的坚持,而作为好的科学问题的发现,则需要深厚的学术素养和对科学的理想。这对一个科学家而言,要想二者兼得是极端不容易的。求是杰出青年学者奖1999年获得者、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张杰也是从自己的亲历谈了感受。他认为,在科学研究的过程中,除掉好的工具和好的科学问题以外,变化一下思考问题的角度,也许就能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产生新的研究方向。实际上,变化思考角度的能力,既体现了对科学的理解力,也体现了科学的鉴赏力。
 
\
侯建国教授(中)发言,前排左起:张杰教授、曹雪涛教授
 
今年的杰出科学家获得者王晓东认为,好的科学至少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有创意有创新,打破了人类对科学和物质世界的原有认识,拥有逻辑之美而可以被实验证实;第二,高难度高挑战,科学界有很多多年来待解的难题,它们往往就是好的科学的来源,攻破难题需要有很大的勇气,需要有很强的定力和一步步坚韧不拔的努力,需要科学家不怕死;第三,好的科学必须具有持久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影响力,其科研成果在科学体系中起到关键和不可或缺的作用。他就这三点列举了生命科学领域中的著名事例加以说明。
 
1999年杰出青年学者奖获得者、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曹雪涛高度认可了此次讨论主题的意义,他认为好的科学研究需要创造力与鉴赏力的融合,求是之家的成员既有科学名家,也有青年学者,在座大科学家通过个人的体会对好的科学的内涵与精神的阐释,相信对我国科研的未来骨干力量会有很大的帮助。曹院长从三个方面谈了他对好科学的认识。首先,好的科学应该对人类的和谐进步具有影响和推动作用;其次,好的科学是以独创性的技术体系为支撑的、带有学派特点的原创性的科研成果,没有独创性的技术体系,很难谈到革命性的、根本性的对科学难题的破解。好的科学应该具有开创意义,用体系和方法来带动整个学界的发展;第三,好的科学是以科学家个人的智慧为基础的。一个科学大家必定具备大的智慧,站在常人所不能及的高度引领和推动人类进步和科学发展。在中国,很多大的战略科学家在祖国科学发展中起到过举足轻重的作用,甚至不仅带动了学界的发展,而且通过影响国家领导人和国家科学政策,影响了我国科学研究的环境,包括科学研究共同体的支撑条件。科学家的智慧既表现在科研过程中所起到的引领作用,也表现在其领导团队的协作能力。
 
\
基金会顾问何大一教授(右一)发言
 
基金会顾问施一公教授支持了曹院长的观点,他总结到,学派也可以被称之为体系,是可以被传承的,而好的科学在工具、问题、视角之外,还有一个支撑点便是体系。基金会顾问何大一教授首先谈了本次论坛给他的印象。他说本次论坛中大家的观点和见解,和他所参加过的大学理事会讨论中科学家的水平与观点非常相似。何教授认为,人们往往是根据科学的结果来评估,即科学结果是否产生了新的知识或见解,特别是是否产生突破性的发现。对很多科学家来说,科研的目的是科学本身,是好的科学的第一个评估标准,第二则是科学结果对人类及社会所产生的影响力,最后便是科研过程中所迸发出的创造力。做好的科学需要满足一些条件,例如智力、健康的好奇心以及百折不挠的激情。作为基金会的顾问,何教授回顾了求是基金会在促进中国科技事业发展方面所作的努力,他认为,基金会对促进形成中国科学文化方面的努力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求是之家则是基金会影响中国科学文化及科研政策的重要力量。
 
 
不少学者认为,好的科学应该表现在科研成果的社会责任上。2001年青年学者奖获得者药立波教授认为,由于现代科学的资金都来源于纳税人,因此科学家不仅要满足个人的兴趣还要满足国家和社会的需求,科学家的责任不仅仅局限于自身,还要贡献于社会。2010年杰出科学家获得者沈平平则呼吁,科学家不光要从事一些基础的微观的科学研究,应该有更多的科技界人士来关注与突破我国工业界所面对的一些科学难题。
 
\
沈平平教授(右一)发言,前排左起:北京大学许晨阳、清华大学焦丽颖
 
论坛上不仅讨论什么是好的科学,对什么是不好的科学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1995年杰出青年学者奖得主、清华大学朱邦芬教授提出,现在存在一种赝科学,所谓赝科学就是背离了科学的根本目的,抱着一种功利的心态去从事科研,例如其目的就是在有影响力的期刊上发表论文,并通过包装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朱教授认为,所谓科学,并不是单纯的真理,而是可以被证伪的。现代科学的两块基石,一是逻辑认证,一是实验。好的科学就是实事求是地解决问题,太大的题目往往不是好的科学,好的科学往往是很具体的。他呼吁,虽然我国这几年科学发展很快,但科学精神某种程度上是在减退,赝科学的发展也非常快。应该回归科学精神,反对赝科学,做好的科学,做有用的科学。鲁白教授也在论坛即将结束之际,分享了他自己对什么不是好的科学研究的具体诠释。
 
\
朱邦芬教授(中)发言,左起:张希教授、张泽教授
 
2007年杰出科技成就集体奖得主、中科院物理研究所许祖彦研究员与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刘庆杰研究员也从自己的亲身体会,谈了什么是好的科学的认识。2001年杰出青年学者奖得主苏州大学熊思东副校长提出,科学都是好科学,只有伪科学和赝科学才是不好的。而好的科学就是真知,真知是由许多相对的真理串联而成的,而真理的串联无穷尽,因而科学本身就是无穷尽的,什么是好的科学?能使这样一个无穷尽的状态能够延续下去的就是好的科学。好的科学对前者有延续,对后者有启迪,所谓前有古人后有来者,既能够横空出世,又能继往开来。
 
在论坛会上,1995年杰出青年学者奖得主、浙江大学张泽教授应邀为大家作了“求是源,缘求是”的精彩讲演,从历史的维度,梳理了“求是”概念的起源、求是精神的内涵,并进而指出求是之难,求是之贵。2013年的九位新科“杰出青年学者奖”获得者,分别介绍了自己的科研方向,并分享了他们对“什么是好的科学”的独特见解。
 
\
张泽教授(左一)分享“求是源,缘求是”,前排右起:曹雪涛教授、侯建国教授
 
三个小时的论坛,精彩纷呈,及至结束,仍意犹未尽。在随后举行的晚宴上,很多人依然兴致勃勃地继续探讨这个问题。对这个问题的探讨,不仅有助于科学家以及社会重新思考科学的目的这样一个命题,而且更重要的,这样一个聚会,真正起到了“发展科学家之间那种为获得可靠知识而必须的最佳关系”的目的。
 
\
2013年度杰青奖获奖人发言,前排左起:清华大学沈晓骅、上海交通大学高浩、北京大学许晨阳
 
\
2013年度杰青奖获奖人发言,前排左起:上海复旦大学蔡亮、中国科技大学陈宇翱、上海交通大学张远波
 
\
2013年9月28日下午,求是沙龙现场,科学家济济一堂

Copyright © 2013 Qiu Shi Science and Technologies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31號陸海通大廈12樓
北京地址:北京朝陽區北辰東路8號匯園公寓N座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