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光召教授在查济民先生丧礼致悼辞


       今天,我们在这里怀著极其悲痛的心情,深深悼念杰出的爱国者、著名实业家,我们尊敬的查老查济民先生。

       查济民先生,字惠时,浙江省海宁人,一九一四年四月十日出生於家乡袁花镇,自幼家境清贫,父为乡中秀才,一家九口,仅靠薄田数亩及养蚕缫丝为生,查先生因此自幼已深知稼穑艰难,时刻体念亲恩。查先生自幼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在乡间小学毕业後,本以优异成绩考上杭州大学(即现浙江大学)附中,唯无力负担学费,改入杭州高等工专学艺,十八岁进入上海达丰染厂就业,十九岁转入常州大成纺织厂任染部技师,追随著名民族工业家刘国钧先生创业,期间刻苦钻研技术,曾三度随刘先生远赴东瀛考察,誓要夺回被洋布占领的市场。斯时的查先生,已具有强烈的民族感和事业心。

       一九三六年,查先生与刘国钧先生长女璧如女士成婚,婚後生活愉快;然好景不常,未几日寇侵华、抗战军兴,常州大成厂惨遭日军炮火猛烈轰炸,全厂夷为平地。查先生危难中衔命押运一百台织布机撤退往大後方重庆,携眷同行,在长江中途遇巨大风浪,险告舟覆沉没。历经险阻,始抵重庆北碚,坚持恢复生产,夫妇胼手胝足,度过了烽火连天的艰难岁月。

       一九四七年,查先生举家赴港定居,四九年在荃湾开办中国染厂,购买机器、改良技术、加强管理、开拓市场,事必躬亲,全力以赴,业务蒸蒸日上。其後因香港工资上涨,生产成本增加,且受到欧美市场出口配额的限制,经营越来越困难,查先生时思变通突破之策。

       六十年代初,香港贸易发展局组团前往西非考察,查先生同行,目睹彼邦土地广阔、原料丰富、工资低廉,人民淳朴,且无配额困扰,遂决定在尼日利亚开设纺织厂,後业务扩大至加纳、刚果等国。斯时西非诸国,经济尚十分落後,生产和生活条件均极困难,查氏伉俪继八年抗战之後,再一次携手创业,期间艰苦备尝。今天,查氏纺织已成西非最大外资企业,工人二万,产品行销全非,查先生当年「敢为天下先」的创业精神和卓识远见,著实令人由衷佩服。

       七十年代末,查先生购入大屿山地皮,开发愉景湾低密度住宅区,创造优质生态和生活环境,再一次在投资兴业上开风气之先。

       查先生不仅是一位成功的实业家,更是爱国爱港的典范和促进祖国统一富强的实干家。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回归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查先生为促成香港平稳过渡、顺利回归,殚精竭虑、建言献策,他最早提出香港回归後应保持资本主义制度不变,指出「人走了、钱走了,香港只会剩下一座水泥森林」,意见为「一国两制」设计师邓小平先生所采纳。过渡期间,查先生先後担任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特区筹备委员会委员、港事顾问;回归後,查先生成为特区第一批「大紫荆勋章」获得者。查先生为香港回归祖国所作出的重大贡献,已经载入史册。

       然而,西非成功创业,香江首获殊荣,查先生并不以此为满足,更令查先生梦寐以求并终身奋斗的,是中国人民的福祉和祖国的强盛,是怎样可以在神州大地的复兴和崛起中贡献自己的一分力量。

       查先生一贯确信,只有科学技术才是发展经济、富国强兵的根本力量。九十年代初,已故邓小平先生南巡讲话,要求加快改革开放步伐,加快发展中国经济、科技和教育。查先生大喜过望,认为中华振兴时机已至,他决心要尽自己力量为推动中国的科研事业率先作出奉献。一九九四年,他捐资二千万美元成立求是科技基金会,并於同年在北京钓鱼台宾馆举行了第一次求是杰出科科学奖颁奖会。至今十三年,已先後有一千多人获奖,其中包括两弹一星功臣、神舟飞船设计专家、人工合成胰岛素、中国基因图谱以及一批优秀的中、青年科技工作者和研究生。

       在求是科技基金会十三年来的运作过程中,查先生自始至终全力支持、全情参与,一开始就提出要聘请国际一流的科学家担任顾问,基金会顾问有杨振宁、陈省身(已故)、周光召、李远哲、简悦威、何大一、姚期智。每届评奖,查先生一定亲自参加讨论,强调要根据中国国情和经济建设的需要,根据科学家的实际贡献给奖,从不考虑什么个人关系和名气地位等因素。求是基金会十三年,只作雪中送炭,不作锦上添花。鉴於当时严重的人才断层和人才流失,基金会为一批青年科学家提供了优秀青年科学家奖,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为留住年轻科技骨干作出了贡献。默默耕耘数十年,当时很少为社会重视的兰州延津沙漠站、新疆沙漠治理、中国生物志、澄江古生物群等环境生态项目的科学家都出现在求是杰出成就科学家集体奖的颁奖台上。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尚未上天,求是已经向六位总设计师发奖。

       查先生晚年,为求是科技基金会倾注了全部的感情和心血。去年十二月底,查先生和夫人璧如女士结婚七十周年,儿孙们为他们举行宴会,我有幸参加,当时查先生抓著我就要谈中国水资源匮乏及零七年评奖的问题,而且找来懋声和美龙,说以後求是基金会的工作一定要继续下去。在身体接受化疗反应痛苦情况下,查先生仍然心系求是、放不下求是。今天,回忆起十三年来在求是科技基金会与查先生共事的点点滴滴,特别是最後一次与查先生见面的情景,内心的悲痛实在不能自已。

       除求是科技基金会外,查先生还成立了桑麻基金会,奖助中国的纺织业科研和教学。纺织染业是查先生一生的事业和兴趣所在,前身为大成染厂的「杭一棉」、「常一棉」等,在国企转型时遇到困难,查先生均斥资购入,继续经营,延续前人心血,支持家乡建设。

       查先生与夫人志同道合,创业、报国之馀,还共同雅好诗词、花卉,二人时有唱和,合成《惠联诗草》作品集已经出版;子女七人,俱已成家立业,卓然有成,兴业图鸿,不负亲恩。

       查先生生前,工作认真,要求严格,但待人和气有礼,从不对下属员工颐指气使,一生严以律己、谦虚谨慎、生活俭朴、作风低调,为国家、为社会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而从不要求回报。

       查济民先生的一生,是创业的一生、求是的一生、爱国的一生,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一生,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感召他人、照亮生命。他年轻时因家贫而无缘涉足科学,但今天,多少具有世界顶尖成就的科学家都视查先生为最尊敬的长辈和朋友,这种由衷的尊敬,不是任何金钱物质所能换取得到的。查先生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人民奋发、国家富强,他在一九八八年曾有《效陆游示儿诗》一首,诗云:

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十亿尚寒穷,

期增品德恢宏志,兼树谦勤笃实风;

曲巷千家齐奋发,华都百业共图鸿,

神州经技飞腾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今天,神州大地,经济建设正以举世瞩目的速度持续向前发展,科研领域也现了大批有志气、有能力的青年;神州经技,腾飞有日;年年家祭之时,查先生在天之灵一定会不断听到儿女们禀告告的喜讯佳音。

       斯人已去,典范犹存,查先生的「求是」志、「桑麻」情和爱国心,将会永远活在我们的记忆中,激励我们所有的人继续为振兴中华而努力奋斗。

       查先生,安息吧!


Copyright © 2013 Qiu Shi Science and Technologies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31號陸海通大廈12樓
北京地址:北京朝阳区北辰东路八号汇园公寓H座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