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光召教授在2000年中国科技大学首届求是研究生奖学金颁


汤书记、朱校长、各位同学、各位老师、各位贵宾﹕

 

         今天我非常高兴来参加“求是研究生奖学金”在科大的第一次发奖。

 

         我每隔几年都要来科大一次。我的确感觉到这几年每来一次科大都有新的发展﹐新的进步。昨天我跟一部份同学进行了座谈﹐我也深深感到同学们作为一名中国科大学生的自豪感﹐觉得在这里能够学到这一生非常需要的科学知识﹐学习到做人的道理﹐那种骄傲的、自豪的感情我很受感动。所以首先要对科大的全体的教职员工表示我的敬意。同时我想科大的这几年的发展同安徽省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是完全分不开的。合肥我每次来都看到有很多的变化﹐刚纔杨教授也已经讲了。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我想安徽省领导对科大的支持也在不断加强。这次的资助同学们还是觉得有点不够﹐但是﹐中国科学院、教育部和安徽省的共同努力下支持了九个亿﹐大家觉得比清华还是少了一点﹐但我想这几方面也是尽了很大的努力﹐而且我昨天也讲了﹐虽然只有九个亿﹐但是它的含金量可能超过北京的十八个亿。因为你们的房子﹐我昨天问了﹐只要一千块钱就可以买一平米﹐在清华﹐买房子没有五千以上是根本买不到的。所以﹐我也要利用这个机会向安徽省的各级领导表示我的敬意。

 

         查先生刚才讲了求是基金会在中国发展已经第七年了。我也很荣幸地在求是基金会刚成立开始就结识了查济民先生和查夫人。他们的爱国热忱以及对中国科技事业、教育事业的关心使我深受感动。我想他们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要根据中国的不断的发展来认真地找到如何推进中国科学技术发展的方向。所以﹐求是基金会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按一个固定的办法来发奖﹐而是每一次都要认真研究中国社会在推进科技和教育事业过程中﹐还有什么不够的地方﹐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那么﹐基金会就利用它的力量﹐在社会上通过发不同的奖﹐来呼吁、提倡和改进。七年是一个很短的时间﹐但是看起来这七年的变化﹐尤其中国社会的变化确实是很大的。我想在七年以前﹐求是在第一次发奖的时候﹐还不能说全社会已经建立起了一个真正尊重科学﹐尊重人才﹐尊重知识这样一种普遍的气氛。所以从那时开始﹐求是基金会就决定要把奖金奖给对中国社会作出重大贡献的所有在中国土地上工作的这样一批科学家和科技工作者。他的目的就是要在中国社会来倡导尊重知识、尊重科学、尊重人才。这个引起了很大的回响。后来出现了大批基金会来做同样的事情。然后这个基金会又感觉到中国社会要做成一个大的事情﹐要继续提倡科学的团队的精神或集体的精神。因此我想﹐到目前为止﹐“求是”仍然是在中国唯一的﹐对一个群体为中国的科学事业做出贡献而颁发奖金的一个基金会。我觉得这件事情也值得继续引起中国社会的关注。因为中国的继续发展要解决很多重大的科学问题和国民经济中间发展的问题。这不是靠一、两个科学家坐在试验室里就可以完成的﹐它需要一支科学的大军﹐需要团结很多人来做。比如说我们国家现在开发大西北﹐要解决我国的生态环境的这个问题。我想单个的科学家固然可以作出很重要的贡献﹐但是﹐更多的时候需要组成一个团队来共同努力。现在﹐求是基金会作出了很大的努力﹐按照一个集体的成就奖励了一批科技人员。而且中国确实有很多重大的科学成就﹐确实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产生的。比如中国最重要的基础研究成果──胰岛素的人工合成。胰岛素的人工合成是由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的生物化学研究所和有机化学研究所﹐很多位科学家集体努力完成的。而且在那个时候站在了世界的最前列。我想只有求是的基金会是按集体的名誉来给了这个大奖。同样﹐现在国内、国外、尤其是国内的新药发明并不多﹐但在世界上最有名的新药是“青蒿素”。这个“青蒿素”也是一大批科学家集体攻关的结果。到现在为止﹐我想也只有求是基金会是以集体名义来对“青蒿素”研究人员进行奖励的。后来﹐求是基金会紧接着对青年科学家进行了奖励。青年科学家们有的是刚从国外回来﹐有的是在国内成长的﹐主要是在副教授、教授这一层次的青年的科学家中。我想求是基金会对青年科学家﹐特别是做基础研究的青年科学家进行奖励的那个时候﹐国内还没有其它的基金会这样做。政府当时也没有采取一些措施。求是科技基金会对这些青年科学家进行的奖励﹐对于鼓励他们留在中国来发展基础科学﹐我想起到了很好的倡导作用。现在我们有了“百人计划”(科学院的)﹐有了“长江学者”以及在各个单位都在重视青年人才的培养和成长。我个人认为求是基金会起了带头的作用。这次﹐求是基金会也是在研究了中国科学发展的情况后﹐感觉到现在最需要得到支持的是那些刚进入科学研究而且是在中国科学研究工作中起到越来越重要作用的这一批博士研究生和硕士研究生。他们现在待遇低﹐工作辛苦﹐而且在中国的科学事业发展当中日益显示出他们重要的作用和将来发展中国科学的前景。所以这次就决定设立研究生奖学金。这件事情和朱清时校长讨论后﹐他有完全的同感﹐所以他立刻提出了这方面的申请。所以﹐第一次颁奖的荣誉就落到了中国科大。我们希望通过这次发奖﹐能够引起各级政府和其它社会各界对研究生的关注。的确﹐这些研究生﹐特别是做一些基础方面研究的研究生﹐他们没有其它方面的来源﹐他们有一些国家支助的奖学金(助学金)。但是我想数量是不够的。而且﹐他们正当身体成长的期间﹐有很多人又承担了非常繁重的研究任务和学习的任务。所以需要给他们更多的支助﹐使他们能够更加茁壮成长。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次活动能够引起社会对这个阶层的关注。

 

         中国的青年是中国的未来。中国的科学事业﹐大家都在关心。我们的舆论界不断地关心中国什么时候能够拿到“诺贝尔”奖﹐或者等等。能不能在世界上站居首列。如果要关心这些事情就要做实事﹐这个实事就是要关心我们青年一代﹐关心他们的身体﹐关心他们的工作﹐他们的思想﹐使他们能够在中国土地上茁壮成长。这样才能够使他们为中国的科学事业真正作出不辜负像刚纔杨振宁教授讲的那样﹐老一辈科学家的嘱托和期望。所以这次在科大发奖是对科大的一次非常的信任﹐表达了基金会对科大的期望。科大从北京搬到合肥以后﹐确实是条件比过去来讲﹐可能有一些不及北京的一些学校。不过﹐我的观察现在情况已经在逐渐地变化。在学习和工作的条件方面﹐你们不仅在逐渐地赶上﹐在其它一些地方更比北京的一些高校优越。譬如说你们这里的环境和空气已经远远优于北京﹐你们学习的环境和风气我想也要优于北京。我想你们没有别的干扰﹐你们就是一心要做科学研究﹐读好书。科大过去有一批教师祇想回北京﹐但是现在我想都已经安下心下来并要把这里建成中国最重要的最先进的一个大学。我相信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一定能够成功﹐一定能够胜利。我祝愿科大能够成为中国﹐在中国未来五十年的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中间做出最重要贡献的一个大学。谢谢﹗


Copyright © 2013 Qiu Shi Science and Technologies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31號陸海通大廈12樓
北京地址:北京朝阳区北辰东路八号汇园公寓H座2008